531號米勒的畫開始在國立歷史博物館展覽的第一天,我就想抽空去畫展。但是由於沒空、家太遠、腳太痠等等懶惰的因素,一直拖到昨天 ( 830 )才去看。







好像大部分的人都會有老是把事情一拖再拖,拖到最後一秒鐘才去做的壞習慣,我好像屬於這種人。嘴巴說著很想去,但是還是拖到了畫展快要結束的最後幾周,才真正有去看畫展的準備。但是聽說人很多,要排隊排好幾個小時,不會輸給當初 Mr. Donuts剛來台的時候大排長龍買甜甜圈的盛況。只是甜甜圈我沒興趣,但是米勒的畫展就算排隊,也只好硬著頭皮排了。


 


原本決定上個星期三去看米勒,我卻不小心睡過頭,10點多才到歷史博物館。看到博物館前面排隊的人群,我整個人呆掉了。我從來沒見過看畫展的隊伍可以排的跟看演唱會一樣誇張,米勒如果知道他的畫這麼被捧場,說不定會多畫個幾幅。沿著博物館的大門出去,一直到植物園裡,卻遲遲看不見隊伍的盡頭。照這樣排下去,說不定兩岸都統一了,我還是看不到米勒的畫。反正票都已經買了,只好擇日再來!


 


已經有過一次慘痛的經驗,這次我跟老門妹妹就講好,我們早上5點起床,550出門,搭6點的公車去排隊。我就不相信這樣起個大早去排還會排不到。


我們到達歷史博物館時,已經是650 (早上的公車上只有一堆要去運動的老人,所以很快就到了!),但是排隊的人出乎意料的多! 讓我不得不佩服這些市民們的勤奮。不過我們也是早起的鳥兒,排的還蠻前面的,所以開館不久我們就順利進去了! 當吹到冷氣的那一霎那,我真是超感動的!!  但是我感動的太早了,因為災難還在後頭。


 


後面的人不斷的湧進來,一路上都可以聽到人潮聲,跟菜市場沒兩樣。到處都是「嗶嗶嗶」的警報器聲,有人對著畫看一看就順便用手指一指;有人大概是忘了帶眼鏡來,整張臉幾乎要貼到畫上去了;還有些學生好像喜歡挑戰警報器,不時把頭和手腳伸出界線,等到警報器響了,就興奮的跟甚麼一樣。警報器有那麼好玩嗎?


 


整場畫展就在推擠鑽中度過,有種像是在打仗的感覺。雖然這場畫展很難得也很棒,但是沒有辦法悠閒的看畫,真是太遺憾了。更令我驚訝的是大家的素質,怎麼會這樣?我看到很多人幾乎要把手放在畫上,還有人站在畫前「靈魂出竅」動也不動,後面的人就這樣被他的大頭擋住看不到畫。 還有人喜歡貼在牆上看著牆上的解說,整面牆字那麼大,一定要站在牆前看嗎? 後面的人看她的倩影就好了。 其他那些吵鬧、硬擠的人就不用說了,我還一度以為我在大陸看畫展。 看完全部的畫,我馬上跟老門妹妹逃離了現場。


 


對於這場畫展,我只能搖搖頭。從我還是個學生到現在,看過的畫展不少,但是看得這麼累、這麼痛苦,倒是第一次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


這一次看畫展,我學到了一些經驗→


1. 永遠不要拖到最後一刻才去看展。


2. 要準備望遠鏡,因為畫旁的解說字體小得像螞蟻,在規定的距離內,根本看不到解說! 分明是欺負近視眼!! ( ´д )


3. 身高沒有人家高,只好靠後天努力,跟檳榔西施借恨天高穿去看展。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兔包 的頭像
兔包

Blahhhlog! │ 兔包的不啦落格

兔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